以书写和弘扬抗联精神为己任 记东北抗日联军历史文化研究会副秘书长、作家刘颖

以书写和弘扬抗联精神为己任 记东北抗日联军历史文化研究会副秘书长、作家刘颖

以书写和弘扬抗联精神为己任 记东北抗日联军历史文化研究会副秘书长、作家刘颖
黑龙江日报7月11日讯 “一个人、一个家、一群人、一支戎行,铸就了一种精力——东北抗联精力!世事沧桑、人事变迁、国家强盛、民族昌盛,但不能忘掉的永远是那份初衷,那份勇赴国难的家国情怀!守初心、担任务,用东北抗联精力探寻、发掘、书写东北抗联的光芒前史!”  在我省各高校的讲坛上、在各单位“不忘初心、紧记任务”课堂上,你常常能够看到一位梳着妥当短发、戴着黑框眼镜、穿戴朴素、举动高雅的女作家,她用自己把握的许多材料,以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和动听故事解读抗联精力,细腻厚意的叙说,常常令观众动容乃至热泪盈眶。她便是生于抗战之家、以书写和宏扬抗联精力为己任的著名作家刘颖。  文学之旅始于对母亲和抗联精力的看护  刘颖是东北抗日联军第六军被服厂政治主任李桂兰之女,从小喜欢文学的她,在小学六年级时读了第一本现代小说《红岩》,书中的英豪故事和战役情节让她激动良久,但她没想到,自己的母亲李桂兰便是这样的革新者。  刘颖说:“我母亲的宗族有4人参加抗联部队。母亲1932年在黑龙江萝北参加抗日作业,1936年担任东北抗联第六军被服厂政治主任。1938年因交通员反叛,被服厂遭日军突袭,母亲为保护我们不幸被日军捕获,在日本宪兵队的监狱受尽各种酷刑,她都咬牙挺过来了。在母亲的叙说中,东北抗联兵士勇敢献身的局面太多了,我对抗联精力也有了更深化的知道。”  刘颖的父亲曾为爱人李桂兰收拾出了一本自传体小说《我的青年时代》,刘颖对此文稿进一步修正,形成了一部3万多字的写实文学《难忘年月》。她将文稿投到《鹤岗日报》进行了连载,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李桂兰的英豪业绩。  三年写就《风雨征途》再现抗联光芒前史  2007年,刘颖的母亲与世长辞。她痛不欲生,在母亲逝世后的两个月里,收拾出了10万字的写实文学《我的母亲李桂兰》。该书出书后,刘颖带着书来到母亲生前的战友、原省政协副主席李敏家里,李敏看后热泪盈眶,白叟对她说:“你写的很好,革新子孙不能忘掉前史,世人更不能忘掉前史,我的回忆录就由你来写吧!”其时,许多媒体和撰稿人都要给李敏写回忆录,但她都拒绝了,却把这个时机留给了刘颖。  2008年,刘颖住到李敏家里,开端写李敏回忆录的进程。她每天陪着李敏阿姨参加各种有关抗联的活动,晚饭时使用两个小时听她讲东北抗联战役中的一些细节。然后开端奋笔疾书,将李敏的叙说收拾成文,第二天再给李敏看,由李敏提出定见进行修正。就这样,在三年的时刻里,刘颖每天都挑灯夜战到晚上12点多,终究收拾出30多万字文稿,经李敏审理后,刘颖又依据她的定见进行修正。一年后,一部洋洋洒洒80万字的李敏回忆录《风雪征途》,经过省党史研究室检查正式出书。该书引起了热烈地社会反应,获得了黑龙江文艺特别奖。  来到李敏家,刘颖不只近距离聆听了这位老抗联兵士的业绩,并且在这里读到了各种书本,特别是关于抗日战役和抗日联军的详实材料。《风雪征途》出书后,她的人生目标更清晰了,那便是拿起手中的笔,记载抗联前史。  寻访抗联女兵集体,《东北抗联女兵》填补空白  2012年,刘颖开端收拾宗族亲人参加抗战的前史。前后阅历一年的创造,复原了一个宗族抗战的原始面貌,该书以《忠实》为名,于2013年由黑龙江人民出书社出书,尔后她开端持续踏寻更多的抗联征战史实。  在写作过程中,刘颖发现东北抗联有许多女兵和母亲相同,在艰苦卓绝的抗日奋斗中,她们以“未惜头颅新故国,甘将热血沃中华”的情怀,写下了许多可歌可泣的悲凉故事。在著作《东北抗联女兵》中,她挑选了以人道化、女人化的视角来论述战役与人道、战役与和平、战役与女人,以及女人的日子和命运。她用写实的笔触,以写母亲相同的真情,为人们出现出了124名东北抗联女兵的抗战故事。其间,勇士有66人,她们献身时年纪最大的37岁,最小的仅12岁。著作浓缩了1931年至1945年之间东北抗战年月的艰苦卓绝,是一部异样风貌的东北抗战史。  历经五年时刻,刘颖写成了38万字的《东北抗联女兵》。该书出书后,被我国社科联评为全国优异社会科学普及著作。此刻刘颖现已64岁了,终年煞费苦心地写作,让她的身体日薄西山。即便这样,她仍没有停歇,又与李敏生前的秘书李江收拾了以李敏口述为主的著作《亲历东北抗战》并于2017年出书。  现在,刘颖又投入到持续收拾李敏口述系列《我和我的战友》《激战兴安》的作业中,并方案书写东北抗联第三路军的写实著作《铁马冰河入梦来》和女兵的姊妹篇《伪满女囚》。她说:“这段抗战前史太值得记载了,我担负的是前史任务,不能将这段前史交给我的下一代去收拾,那将更困难。”

admin